记者揭秘街边美容院:有些药品他们自己都不清

2020-02-14 00:35栏目:整形价格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小谢也不例外。小谢让一位美甲店老板在鼻子上注射了玻尿酸,起初还真有点效果,可还不到一个星期,小谢的鼻子就出现红肿疼痛。医生检查后告诉小谢,她的鼻子已经发炎化脓,需要马上取出注射物。经过治疗,周口整形美容虽然注射物取出来了,但原本光洁的鼻子上留下了很多疤痕。

  这样的案例就发生在我们身边。街边随处可见的美容院里打出“文眉、文美瞳线、打玻尿酸”等微整形行为,真的可信吗?他们的说辞天花乱坠,效果又是如何呢?这几天,记者暗访了几家街边小店,发现多数从业人员在不具备专业资质的情况下非法经营医学美容项目,涉嫌非法行医。

  这几天,记者走访了不少街边美甲店,其中部分商家表明自己可以做一次性脱毛或永久性脱毛。

  在宁波大学步行街一家叫“真真美甲店”的商铺里,记者注意到除了做美甲以外,这家店铺还承接美睫、绣眉、文眼线以及激光永久性脱毛的业务,“我还做微整形,只是不在我这里,我们有专门的人在市区里做。”店老板说她干这行11年了,自己有激光执照,“做激光脱毛必须要考激光执照才可以。”随后,她带记者走进美甲店后面的一间小屋子里。屋子里除了台激光脱毛机和一张简易床外,记者没看到任何消毒用品。

  “我们做这个很久了,很多人都是这样做的,去年我们刚买了这台新的激光脱毛机。”老板娘告诉记者,夏天快到了,不少学生都会来做激光脱毛。她还建议记者选择疗程类的永久脱毛,保证能脱干净。至于价格,老板娘说“要看脱毛部位的量”,单脱一次是500元,疗程是2500元两只胳膊,“一次疗程3-4个月,每次半小时。一个疗程下来,两个手臂以后都不会再长了。”老板娘一再劝说记者,还保证“脱毛后不会红肿,也不会出现皮肤溃烂的情况。”

  临走前,老板娘让记者加她微信。记者在她的微信朋友圈里看见,她做激光脱毛、童颜驻颜术、痘痘清理、烫睫毛、激光点痣、文美瞳线等。可是,在视频中,记者发现老板娘在做相关业务时,仅仅只戴了个口罩,没有其他卫生防护措施。

  记者又走进宁大步行街的另外一家美甲店。美甲店的老板今年35岁,做美瞳线年多。她告诉记者,文眉最便宜的是2800元,还有3800元以及5000元的标准,“美瞳线的线元,现在涨价了,给新客人介绍都是1500元。想要更便宜的也有,由我徒弟操作。”老板说,文眉和美瞳线分钟左右的,再进行下一步的操作,整个过程需要一个多小时。她也表示,这类的美容属于表皮微创,不会对皮肤产生什么大的破坏。

  “干嘛去医院学啊!去医院学手艺多死板啊。”老板笑了笑说,“我直接去美睫的美容培训机构学。做这一行关键就是看手艺,现在我文眉、文美瞳线的价格越来越高的原因就是我的手艺越来越好。”至于每个月文眉能做多少单,老板开玩笑说:“能有多少单啊,一个月能接四五单就发财了。如果要我做的话需要提前预约。”

  记者在彩虹服饰广场一楼,也发现有五六家文眉店。几家店的招牌中都罗列了各种文绣类美容项目。一位老板向记者展示了“绣绘师资格证”,还炫耀地说,这张证书很难考,要拿到手至少需要4年时间。在采访中,一位从业20几年的业内人士爆料,很多街边小店会介绍说,他们最近邀请了韩国、香港的医生,这些医生可能还特别难约,可能一个月来店里1-2次。“这都不靠谱!人家韩国医生在自己国家月收入轻松过万,干嘛还来我们这里赚这一两千的。”

  “像美容院或美甲店这样不具备资质从事医疗美容项目,这种现象很普遍。”宁波市第一医院整形外科副主任医师胡文波告诉记者,现在大家口中的“微整形”主要项目就是注射类美容,常见的就是打玻尿酸、肉毒,注射部位多在脸部。

  注射类美容看上去操作很简单,但对医疗环境与操作医生的要求绝不比其他手术低。“它要求操作医生对面部神经、肌肉构造十分了解。就算拥有资质的医生去进行注射类美容都会有风险,更何况是连基本医学知识都没有的一般美容院工作人员。”胡文波说,以第一医院为例,每年在美容院等没有资质场所手术失败到医院补救的病例至少有十几例,至于日常来咨询的患者就更多了,不计其数,前来咨询的患者绝大部分不知道注射进自己体内的是什么东西。

  “现在很多人选择去美容院这样的地方进行一些医疗美容的项目,而不去专业机构。”对这样的现象,胡文波也有些难理解,“其实前者的价格未必会比后者便宜,但后者的安全性绝对比前者高。”胡文波举例说,有资质的美容医疗机构或医疗机构设置医疗美容科室使用的注射类美容产品都是经过国家药检部门检验通过的合格产品,而且会事先告知患者,但美容院、美甲店使用的产品就无法保证了,可能是国家禁止的违禁药品,甚至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什么是医疗美容?记者从宁波市卫生监督所相关部门了解到,医疗美容是指运用手术、药物、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者侵入性的医学技术方法对人的容貌和人体各部位形态进行的修复与再塑,而像文眉、绣眉、种睫毛、打玻尿酸等“微整形”项目都属于医疗美容范畴。

  目前宁波市共有医疗美容机构47家,这些正规机构都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医院资质,二是医生资质。除了检查资质,消费者在判断选择正规医疗机构时还要看设备。即使是较小的医疗美容诊所等也要求备有手术相应的美容外科器械、高压蒸气灭菌设备等。

  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生活美容机构开展医疗美容服务的现象比较突出,呈现三大特点,一是隐蔽性高,多采用网络平台、熟人介绍等方式招揽客户,开展医疗美容服务很难被发现,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发现案源的主要线索来源于美容失败或产生纠纷后来投诉举报。二是利用大部分顾客不了解生活美容和医疗美容的区别,比如文眉、绣眉、种睫毛等。三是医疗美容方法技术发展较快,现行的法律法规不够健全,对新的方法技术是否违法没有界定,为基层执法带来困难。

  从2014年开始,宁波市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医疗美容专项监督检查工作。仅2014年,查处宁波市医疗美容案件31起,其中查处无证开展医疗美容的生活美容机构23起,罚款23起,罚没款15.87923万元。2015年查处医疗美容案件47起,处罚非法医疗美容行为40起,罚没款69.418224万元。下一步,卫生计生部门加强同公安、市场监管、通信管理等部门的沟通协调,共同打击非法行医。

版权声明:本文由扬州市医疗美容有限公司发布于整形价格,转载请注明出处:记者揭秘街边美容院:有些药品他们自己都不清